陳奕迅;廣東歌;歌詞

【港人字講】從記號到符號——〈喜歡一個人〉所隱藏的精緻(下)

比喻在這裡就成為一個符號,象徵著他對「喜歡一個人」的想法。此時,想法與比喻可完全置換。

〈喜歡一個人〉MV截圖

〈喜歡一個人〉MV截圖

從記號到符號——〈喜歡一個人〉所隱藏的精緻(下)

文:巫盛智

第二部分的敍述時間

  因此,我們可將第一部份,理解為主人公與對方分手時的獨白。然而,兩人又有沒有再一起呢?在正歌中,第一段第一句「快快樂樂走一趟/剎那是夕陽」雖與時間有關,但並不明確;第一段其餘部份,都是延續了主人公副歌「如感覺未忘」、「一天也始終碰上」的想法。至於正歌的第二段,的確是描寫兩人一起後一連串的活動,但都只是括寫,並不實在——不但未明時間,若對比第一部份的正歌是何等明確描寫兩人不同的氣質,這一段的描述就顯得更為含糊,未能顯示出兩人一起後的實際關係狀況,反更像是對將來的一種想像、期望。至副歌部份,這個猜測更可得以印證。第一、第二部份的副歌基本一樣,只有第一句「如覺得」與「仍覺得」不同。由於第一部份是主人公分手時的內心獨白,故此一「仍」字轉換,即可知第二部份是相距分手一段時間後的獨白;同時,從副歌仍以「如感覺未忘」、「一天也始終碰上」來收結,又可知此時兩人尚未一起。

  不過,雖說兩人已分開一段時間,但從正歌第二段主人公的想像,特別是對方會與他「分享快樂/如鮮花繼續透香」這美好預期,可見他對他們的將來,與剛分開時一樣,仍是非常樂觀。甚至因為有第二段的美好想像,可謂出他更肯定會與對方重新且快樂地走在一起。然而,為何主人公仍如此樂觀呢?與第一部份一樣,在副歌中主人公提供了解釋:他再次重覆、肯定他剛分手時對「喜歡一個人」的看法。正因他仍然堅信,所以才會這樣樂觀。

從記號到符號

  再次重覆這個詮釋,表面上似乎與第一部份沒有分別,但若仔細考察,便知並非如此。如上文所述,第一部份的副歌是主人公與對方分手時的獨白。在這裡,副歌第一句「如覺得喜歡一個人/好比一首歌只有你可一起唱」,用了「如」、「好比」兩詞。後者「好比」作喻詞用,表示主人公以「和音合唱」來比喻說明他覺得「喜歡一個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景況。但前者「如」一詞,卻是用來表示情態,表示主人公認為,自己之所以會分手、讓對方追夢,是因為他「就好像覺得」,喜歡一個人這件事如和音合唱一樣——是「大概」、「似乎」可以用這個比喻來闡釋,或嘗試以這個比喻來闡釋。

  但到了第二部份,主人公在分手一段日子後,表示「仍然」覺得喜歡一個人好比和音合唱。從態度上說,他不再視這個比喻為闡釋他想法的嘗試,而是肯定了這個比喻就是他的想法。從作用上說,在第一部分中,這個比喻只是一個記號,用來標示一個方法,可讓他去闡釋他認為喜歡一個人是如何,以解釋他為何選擇分開。這意味著,仍有其他方式來去闡釋他的想法。這時,想法與比喻未可置換。但在第二部分中,他則認定這個比喻就是他的想法,是因為這個比喻/想法,使他在分手一段日子後仍然這樣樂觀。在這裡,「喜歡一個人/好比一首歌只有你可一起唱」整個比喻,成為他的信念,可以用來秉承,以堅持主人公打從決定分手就已有的樂觀,具有指導性。於是,比喻在這裡就成為一個符號,象徵著他對「喜歡一個人」的想法。此時,想法與比喻可完全置換。

  從記號到符號,不但見出在主人公心目中,這個比喻已提升至不同層次,亦體現出主人公心態的轉變。一開始,他只是單純因為他對「喜歡一個人」的觀念,來與對方分手,並樂觀地期待復合;而在分手一段時間後,則是牢牢把握住這個想法,使在等待對方期間,仍樂觀地期待著。前者這許是剎那間的想法,後者卻是長時間的秉持。如此,這首詞作便同時紀錄了一份信念的形成,更蘊藏了主人公對這份信念的堅持,使這份詞作的內容更豐富、更具可讀性。如此豐富的訊息,卻不是什麼複雜的語句與互文所承載,而是以平白的文詞、搭上簡單的結構佈局,再以「如/仍」一字之轉而帶出。簡單平白的歌詞底下,其實存在著難以營造的精緻。

  最後,還想順帶一提兩點。第一,在第二部份正歌中,有句「吃喝玩樂風花雪/説説月夜理想」。這段敍述是主人公期待兩人再一起後的想像,已是毫無疑問;但既然已經重新一起,為什麼會有「説説月夜理想」這一幕呢?這個月夜理想,到底是誰的理想、又是什麼樣的理想呢?這在詞中沒有說清。第二,如上文所指出,「和音合唱」這個比喻實際是在談論兩人相愛的情況下,各人是如何喜歡一個同樣是喜歡自己人;其中和音(兩音在同一和弦上)隱喻兩人相愛。而在副歌最尾也指出,是在他朝對方「如感覺未忘」,才有可能重新一起。所以,到底能否再一起,仍要看雙方到其時還是否站在同一和弦上。這一要點,從全曲快要完結時,又再次重複了「如感覺未忘」一句,得以加強。問題是,主人公如此樂觀期待,是因為兩人的關係中有讓他如此堅定、而尚未顯示的部份,還是全靠他的心力才如此堅定?抑或是主人公天真,才單純有此期待?那麼,除了主人公在分手後快快樂樂走了一趟等待時間,對方是否都這樣呢?這兩點模糊,大概可以再生出另一首〈羅生門〉。

201712291851-08.jpg


作者簡介: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碩士。喜為古典文學、比較文學及香港歌詞。

【港人字講】從記號到符號——〈喜歡一個人〉所隱藏的精緻(上)

這首歌的平白歌詞並非侃侃而談;反而在這簡約感底下,巧妙地營造出一份精緻。

〈喜歡一個人〉MV截圖

〈喜歡一個人〉MV截圖

從記號到符號——〈喜歡一個人〉所隱藏的精緻(上)

文:巫盛智

  陳奕迅早於2015年已推出了〈喜歡一個人〉,卻在當時不太引人注目。然而在事隔兩年後,主事人竟為這首歌再配拍MV,令最近很多人都關注這首歌起來。雖然這首歌的歌詞甚為平白,加上曲風平淡,生出惹人喜愛的簡約感;但歌詞到底說什麼,似乎尚未有人明白說清。事實上,作為詞壇大山的潘源良,這首歌的平白歌詞並非侃侃而談;反而在這簡約感底下,巧妙地營造出一份精緻。

「和音合唱」的比喻

  以第一段副歌結束作劃分,第一部分的正歌透露了一些背景資料。首先,主人公與所喜歡的人的喜好(秋/夏)、處事傾向(未知打算/ 我計劃現況)都極不同。對方相對浪漫,而自己相對務實,兩人所追求的目標、理想自然也不同。其次,氣質性情如此不同的人走在一起,想來應是十分困難的。但主人公卻認為,即使「各自各欣賞」、「各自各一樣忙」,兩人仍然可以很好的在一起。同時,主人公不只是單單有此想法,甚至有相應的行動。在正歌的第二段,主人公指會配合對方、為對方設想,鼓勵對方去追求夢想。若是成功,他會在現場,一起分享快樂;但若是失意,也不要以為有所辜負,大可放心造夢。

  為什麼主人公會有這些想法和舉動呢?至副歌中,主人公便藉著一個比喻作出解釋。他認為自己之所以如此,就像是認為「喜歡一個人/好比一首歌只有你可一起唱」。

  換句話說,主人公是藉著這個比喻,嘗試詮釋他認為「喜歡一個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並因為有此看法,才會有正歌的看法與舉動。從表面上看來,這個比喻至少闡述了幾點。首先,喜歡一個人,自然是有一特定對象,是我與你、亦只有我與你可一起「唱」。其次,因為主人公覺得戀愛就像是一首歌,所以兩人的感情會有「高低音韻跌蕩」、有好壞的變化亦是「尋常」。而且,放眼一整首歌來看,正是有高低音韻跌蕩才會好聽。同樣地,一段感情亦應有高低起跌;當他朝將這些起跌「從心去領會一小節一小節發展」,就可見出這段感情的美,這段感情也因此才是理想。

  不過我們亦應當記得,主人公與其對象的氣質性情極為不同;而副歌的比喻,也是為了解釋他為何如此看待、處理這個矛盾。所以,這裡的「一起唱」,更準確應是指兩人以不同的聲部來一起唱的「和音合唱」。和音合唱中,不單兩人所唱的每個音都高低不同,甚至整首歌中兩個聲部的高低發展趨向都不一樣。在一方面,正因兩者相和而不同,合起來每刻音才能生出更豐富的音韻;所以「當中的高低音韻跌蕩亦尋常」一句,亦可以指和音本來就是高低不同的兩音走在一起,正如感情就是兩個不同的人走在一起——但亦因此,兩個不同的人走在一起,才更有韻味。另一方面,因為只要在同一和弦上便能生成和音,所以即使兩音差距很遠,亦無問題;反而在差距很大時,會生出差距小時沒法生出的感覺。正如兩人只要都心中同樣有彼此,即使本質以至環境變化相距多遠,亦不阻礙這段感情發展;反而在兩人相距遠時,又會別有一番滋味。而從整首歌/整段感情關係來看,正正是兩個聲部/兩人的距離有遠近變化,整首歌/整段感情才有更大的變化發展、更豐富的表現。在此意義下,「從心去領會一小節一小節發展」這句言所要「領會」的,正是兩者相距遠近變化發展的每個小節。

  主人公在這裡嘗試以和音合唱的比喻,來闡述他認為「喜歡一個人」,從來都不是喜歡一個與自己完全同位的人。也許兩人剛開始時走得很相近,但也不是同位。因此主人公認為,當兩人因各種原因而走得愈來愈開時,都不需計較,也就是「不管多珍惜當初一起的景況/都交給雙方天空海闊的方向」。主人公在正歌呈現出的看法和舉動,也在此得到了闡釋。

  值得注意的是,在和音合唱這個比喻裡,其中的「和音」(兩音在同一和弦),是隱喻兩人相愛;而合唱的「歌」,則是隱喻兩人相愛所建立的戀愛關係。也就是說,這個比喻是在談論兩人相愛的情況下,各人是如何喜歡一個同樣是喜歡自己人,亦即是他與對方的感情關係。既是如此,第一段副歌結尾提及「今天這歌聲結束」,便可推斷兩人本是因相愛而走在一起的,只是現在因對方有意去造夢,而主人公又「合力設想」,故「分手」結束這段關係/歌聲,來讓對方追求夢想。但主人公並不以為這就是終結:只要他朝對方尋夢完畢後,大家「如感覺未忘」、仍然相愛,就像兩音仍在同一和弦上,應必會再一起、「一天也始終碰上」。可以推想,若他朝能再續這段感情,主人公必定視這次分手為他倆感情的休止符。

201712291851-08.jpg

 

 

 

作者簡介: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碩士。喜為古典文學、比較文學及香港歌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