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雨傘革命」的藝術創作

抗爭者不局限於這種抗爭語言,大量運用互聯網社交媒體Facebook作為中介,以不同的文字創作和視覺藝術創作,傳達抗爭訊息,讓更多香港人以至全世界不同地方的人,了解「雨傘革命」的意義。

2014年9月28日是香港歷史的重要日子。當天下午開始,香港警方在金鐘和中環等地,共發射87粒催淚彈,驅散和平示威者,其中不乏學生和老弱婦孺,並一度威脅開槍,引來維持至今的大規模的抗爭運動,佔據金鐘、銅鑼灣和旺角一帶的部份路段,爭取政府落實市民對真普選的訴求。因為不少市民僅以雨傘,抵擋警方的胡椒噴霧和催淚彈,所以外國傳媒把這次抗爭命名為「雨傘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關於「雨傘革命」的發生背景,讀者可自行參考不同媒體的報導,本文關心的地方,是由「雨傘革命」所衍生的一些文字創作和視覺藝術創作,嘗試從創作的角度了解「雨傘革命」,分析它們的特色。

  「雨傘革命」涉及的範圍和時間,超過香港出現過的和平抗爭運動,影響甚廣,其中一個原因是它的抗爭方式,比起之前有很大的突破。有別於過往的社會運動,充斥口號式的抗爭語言,如「某某某下台」,「雨傘革命」的抗爭者不局限於這種抗爭語言,大量運用互聯網社交媒體Facebook作為中介,以不同的文字創作和視覺藝術創作,傳達抗爭訊息,讓更多香港人以至全世界不同地方的人,了解「雨傘革命」的意義。Facebook是香港主要的社交媒體,不少香港人擁有至少一個Facebook戶口。「雨傘革命」的抗爭者紛紛在Facebook建立資訊平台,例如「926 平民在政總現場」和「遮打革命 Umbrella Revolution」,發布最新資訊外,更有不少人在Facebook建立平台,整理網上和不同佔領區出現的藝術創作。例如在金鐘的佔領區,有市民和學生在政府總部連接地面的樓梯的牆壁上,仿效捷克的連儂牆概念,貼上寫上民主訴求的便條,成為香港的連儂牆。Facebook 即有人整理香港的連儂牆的便條,建立「Lennon Wall Hong Kong 連儂牆香港」平台,成為「雨傘革命」的其中一個象徵性的集體創作。

  事實上,只要在Facebook上輸入「雨傘革命」,我們可以找到不少上載相關創作的版面,其中兩個較重要的「雨傘革命」文字創作和視覺創作分享平台,是「遮打文創 Umbrella Creation」和「Umbrella Movement Art Preservation 雨傘運動藝術存庫」。

  「遮打文創 Umbrella Creation」是一個自發組織,它在Facebook上的簡介說明成立宗旨:「希望藉集結市民的藝術創作及設計,宣揚佔領行動的理念,鼓勵香港人為公義勇敢發聲。」這個平台上載了不少市民回應「雨傘革命」的文字創作和視覺創作,有些更被人列印成宣傳單張,張貼在各佔領區中。不少創作以「雨傘革命」中不同的關鍵詞作為素材,以文字創作為主,例如「雨傘」、「梁振英」、「警察」、「光明磊落」、「催淚彈」、「和平」和「學生」等。此外,之前旺角佔領區的匯豐銀行分行門口和外牆,貼滿海報,但被警方清場時撕去,我們亦可在這個平台上找到它們存檔。

  至於「Umbrella Movement Art Preservation 雨傘運動藝術存庫」,則有系統地保存關於「雨傘革命」的藝術創作為目標,例如雕塑、裝置藝術和跨界創作等。由於這些創作以實體為主,規模較大,所以這個平台主要將創作的攝影照片紀錄,方便大家直接去展示創作的地方欣賞作品,例如在金鐘的政府總部旁的雨傘人雕像。另外,一些藝術創作遭當局清拆,這個平台亦有助紀錄,對日後研究「雨傘革命」的人士起資料保存的功能,例如香港蜘蛛仔在獅子山山頂,掛上「我要真普選」直幡,配合整個獅子山的象徵意義,振奮人心,雖然已被政府拆去,但是這個平台已紀錄了它的照片,勢成本年度最佳的藝術創作。

  除了互聯網上的文字創作和視覺創作外,演藝界亦有回應「雨傘革命」的創作,粵語流行曲《撐起雨傘》正是其中代表。《撐起雨傘》由Pan作曲和林夕填詞,分別由何韻詩、黃耀明和葉德嫻等歌手主唱,表達支持學生和市民爭取民主的訴求,就算遇上挑戰亦不懼怕,正如歌詞所言:「任暴雨下/志向未倒下/雨傘是一朵朵的花/不枯也不散」,只要大家堅持下去,總會成功,勉勵參與抗爭的香港市民。

  從上述「雨傘革命」的文藝創作中,可見參與這次政治運動的人,除了政客外,更涉及社會上的不同階層,自發參與這次社會運動。這些文藝創作除了有助表達參與者的抗爭想法外,更有助其他人了解「雨傘革命」。不少外國媒體表示,未曾遇見過一次這麼大型的社運抗爭運動,竟然沒有一個示威者到處破壞,完全體現和平抗爭的原則。我想,今次的抗爭更完全發揮「創意抗爭」的精神,令整個運動能夠以「勿忘初衷」的原則下繼續下去。

世豪.JPG

作者簡介:馬世豪,嶺南大學中文系博士,港大保良局何鴻燊社區書院講師。

【港人字講】卜戴倫―――作者不死

當這個結果證明了相對廣闊的新標準時,下一屆得獎者將會更爭議性——若走回所謂「傳統」的文學家,就像失卻其「新意義」(曰:創新詩意表現),畢竟今次迴響如斯大;但若繼續衝破框框,文學獎亦會從此不一樣了。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Bob Dylan(卜戴倫)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Bob Dylan(卜戴倫)

【港人字講:林綸詩】Bob Dylan(卜戴倫) 獲得諾貝爾文學獎,評論不斷,有彈有讚。

  他是第一個以流行文化兼音樂人得到這個殿堂級大獎,若諾貝爾獎有作為定義的使命,除了是擴闊了文學的定義外,也令沾著諾貝爾獎的作品,最易被品嚐──沒有一次的諾貝爾文學獎得獎人是這麼多人認識,人人都說聽過,人人也可以隨時再聽。評審們看來是有意將文學普及化,今次可能是最多人認識的一位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

  這是首次頒給音樂人,爭議程度與邱吉爾 (1953年) 同級──是否頒準了類別;新鮮感同劇作家達里奧 (1997年) 差不多──非傳統書紙上的文字。卜戴倫的得獎因由是: 「在美國歌曲的偉大傳統裡,創造新的詩意表現手法」("for having created new poetic expressions within the great American song tradition" "for having created new poetic expressions within the great American song tradition")。似乎評審是不介意這次的文學作品本身是倚賴「美國歌曲」而存在,就如劇作家的作品必要有演員才更生動,但不等如獨立存在就沒有文學性。

  諾貝爾獎的定性一直非常寛鬆,指標是「有貢獻」。此獎的定義為「一個人曾創作富理想主義的出色文學作品」("the person who shall have produced in the field of literature the most outstanding work in an ideal direction"),唯一的爭論點只在「富理想主義」、「出色」及「文學」。

  第一點毫無疑問卜戴倫當之無愧,第二點是非常主觀的標準,第三點還有定義空間。

  第二點──「出色」──是否沒有客觀標準?他的歌詞夠不夠深度,歌量夠不夠去說一個長而深刻的主題?但說到最後,回到評審桌,的確看出諾貝爾獎是一個相當主觀的評審制度。準則沒有清楚條文列明,不像大部份獎項,連入選範圍及詞彙定義的巨細無遺。但當這個結果證明了相對廣闊的新標準時,下一屆得獎者將會更爭議性——若走回所謂「傳統」的文學家,就像失卻其「新意義」(曰:創新詩意表現),畢竟今次迴響如斯大;但若繼續衝破框框,文學獎亦會從此不一樣了。

  討論現在多環繞第三點:歌詞是否足以成為文學,但不配合音樂去抽出來審又是否公平?但要依附音樂又算否文學?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標準──和利益瓜葛,音樂人或歌詞人,樂評人或詞評人,多會覺得沒有問題,卜戴倫得獎也是為自己貼金(筆者作為常常寫詞評,把其當文學評論般去寫,其實也是己得利益者吧)。但寫字人和作家都覺得很洩氣,甚至有美國暢銷作家戲言,希望自己有日也得到格林美音樂獎。不過說到最後,無論是評審、支持者,還是反對者,在這事上鬧得沸騰也沒用,卜戴倫還不是冷待獎項,且從沒有參與討論?或許,整件事的主題只有一個───就是定義卜戴倫,還不是大家說了算,最終還是作者話事,作者已死?作者不死。

cindy.jpg

 

 

作者簡介
中大新傳畢業生,業餘樂評人,鍾情港產音樂和電影。著有《素人父母 不打針不吃西藥》。博客: http://tributeto.blogspot.com

【港人字講】認識自然 守護家園 讀《四分之三的香港》

在許多作家都忙著書寫內心、潛意識、夢境、幻想的時候,劉克襄老師的書寫越來越質樸,越來越日常,越來越貼近生活——那些被我們所忽略的生活——而這不正是對抗主流商業消費社會最實在的反動嗎?

 《四分之三的香港》書影

《四分之三的香港》書影

  【港人字講:鄭蕾】剛認識劉克襄老師的時候,他剛剛出版《男人的菜市場》,那書名實在叫人印象深刻。一個寫菜市場的男作家,一定有不凡之處,我想。而眼前的男子眼睛細細的,穿著隨便,除了那隻巨大結實幾乎走到哪背到哪的雙肩背包,實在沒有什麼特殊可言。那時候老師剛到香港,《四分之三的香港》正在醞釀之中,老師講起香港的山水,一席都O晒嘴。

  乜話?香港有著近百分之七十五的郊野?

  乜話?香港的自然環境有台灣難以想像的山岳風景?

  太多疑惑……那時就讀嶺南大學的我們只是悲嘆於屯門遠離市區的偏僻荒涼,從未想過香港有山水,而且,屯門也有它的郊野風情。而我第一次跟老師行山,恰是走屯門徑。那真是讓我大開眼界的行山經歷。老師一路走,一路講,給我們介紹植物、動物、歷史、掌故,就像在那山頭住了數十年一樣,然而事實上,老師才是剛來的「遊客」。我重新認識了「身體力行」這個詞,老師不但告訴我們植物的名字,介紹它的習性,生長的地域,還會偶爾摘下小小的果實碾碎以舌尖試味,然後又告誡我們如何小心品嚐野外的植物。我從未想到屯門貧瘠的山頂原來總有人吹笛,也從未想到經過井頭上村在荒僻的山腳還有一所強調「自然、人本、自主」的「鄉師自然學校」。學校將大自然融入課程和遊戲內,提供親近自然的學習環境,除了學習成為農夫,也研發一套數學和美術教育。就近在咫尺,那些仿似在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不可能存在的景致與情味。

 劉克襄親手繪製的香港郊野地圖

劉克襄親手繪製的香港郊野地圖

 

  讀到《四分之三的香港》時已是兩年後。兩年間,香港民間團體越來越關注香港的郊野;另一方面,政府則企圖釋放郊野公園土地,吸引財團發展地產。這本書可謂及時雨。就如當年跟著老師行山,知道了行山不僅僅是行山那樣,這本書也不僅僅是遊記、導覽攻略或山水美文。扉頁內既有老師親手繪製的郊野地圖,最後部分的「手帖」更詳細描述香港行山的準備、本地語彙及動植物速寫筆記。其間涵蓋地理、動植物學知識,也充滿了對本地歷史、文化的親切梳理,遠接《徐霞客遊記》一類的遊記散文,近乃工業化、商業化背景下生態寫作、自然寫作之傑出代表。事實上,劉克襄老師的自然寫作已持續了近三十年,就像我們在《四分之三的香港》中看到的,他的寫作總是圍繞著觀鳥、古地圖、古道、果蔬、植物、鐵道、歷史,以及行走中的遇見的人事。在他的筆下,自然展現它的逶迤、綺麗,人事則時而悲壯,時而唏噓。那隱藏的作者充滿了對自然的好奇、熱忱與敬畏,於行走的字裡行間探索著人與自然的複雜關係。從《座頭鯨赫連麼麼》到《野狗之丘》,從《11元的鐵道旅行》到《十五顆小行星》,從《男人的菜市場》到《四分之三的香港》,我們看見一條必然的軌跡。無論行走郊野或是書寫城市,劉克襄老師總是立足於腳下的土地,著眼於土地上的人事物,帶著早期探險家「異地內化」的觀念去認識、瞭解,這也是為甚麼初來乍到的他卻看起來像個本地通。在許多作家都忙著書寫內心、潛意識、夢境、幻想的時候,劉克襄老師的書寫越來越質樸,越來越日常,越來越貼近生活——那些被我們所忽略的生活——而這不正是對抗主流商業消費社會最實在的反動嗎?他考證「風水林」和「問路石」,也考證「丁屋」和「家樂徑」;他認真地記錄山蒼樹的學名、特徵、用途,也寫下台灣人、泰雅人和香港人的不同叫法;他驚歎於香港郊野之完整、豐富、便利,也隱憂於本地土沈香被盜伐、越野單車對古道和森林地表的傷害。在這個極速運轉、一切顯得支離破碎的時代,文字的詩意經真實的帶著在地質感的生活細節自然流淌,無需其他點綴。

  多期望香港也能多一點這樣的文字,身體力行、從人身與自然真實的觸碰中生長起來的文字(我們的城市不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嗎)。《四分之三的香港》讓我們如此驚奇,台灣來的作家來給我們講述香港的「本色」,將綺麗的「南方生態美學」展現在我們眼前。也許生活從未「在別處」,只消好好低下頭,打量腳下的風景。

鄭蕾.jpg

 

 

作者簡介:鄭蕾。嶺南大學文學博士。教書匠,業餘寫詩。研究香港文學、現代主義、現代文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