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本「色慾」與網絡「甜故」(節錄)

文壇前輩柯振中當年曾編《文學報》以色情文學為專題惹起爭議。他發言回應「情色」是人類最原始慾望之一,在文學創作上不應過於壓抑和刻意迴避,但亦不宜過於渲染,而我們應直視它。

 歌川国芳筆下的浮世繪

歌川国芳筆下的浮世繪

文:筆惑

以色警世Vs食色性也

黃仲鳴以紙媒的角度入手探討香港情色通俗文學的流變。在千禧年大行其道的互聯網與以報刊為主的通俗文學確實是有著不同的面貌,正如Marshall McLuhan提出的:"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不同的媒介自有其不同的內涵。對於「色情」或「情色」,有論者認為「情色」是傾向心靈層面上較多,但黃仲鳴卻認為殊途同歸,二者其實分別不大;在香港有四位作家可稱為「情色小說四大家」,但他們路向不同,分別是:侯曜、林瀋、高雄和夏飛。首先是侯曜,他是導演、編劇同時亦是作家,他在1933年來到香港,並開始在《循環晚報》連載長篇「借殻小說」《摩登西遊記》,侯曜認為他所寫的並不是「情色小說」而是「哲理小說」,當中的不少色慾描寫是為了帶出哲理,如在《摩登西遊記》之始假借豬八戒勇闖七層色慾塔,每層所發生的皆是荒淫交歡之事,豬八戒由色魂大仙變為色魔,最終克服七層色慾塔成為悟色菩薩,從中可見當中的文字或情節皆可說甚為「露骨」;但侯曜認為這些的色慾描寫或主題全是象徵,以色魔象徵性慾是人類最可怕的慾望,因此人類應要清心,免被色慾所害。

 

 《春意濃》書影

《春意濃》書影

第二個是林瀋,他活躍於二戰前到戰後,擅長寫香豔奇情的情色故事,故事中往往充滿古典意境,當中的情慾場面相對是較含蓄,另外他的作品多是報紙上的「一日完」短篇故事為主,當中的取材亦很生活化和配合時代,給讀者一種親切的感覺,如〈書聲破夢迷〉。第三個是高雄,高雄是戰後香港非常有名的作家,最著名的必然是他的「三及第」文章和怪論,但他其實寫過不少情色通俗文學,這些作品早期主要是在《新生晚報•晚晚新》上發表,署名小生姓高,後期的主要是在《明報》上發表。這些作品主要是「一日完」的短篇,以淺白文言書寫,而內容亦風趣幽默,可說是樂而不淫,最重要的是每篇故事內容從不重複。林瀋與高雄的情色小說可說是不脫中國傳統文人格局,諷世自娛居多,類似《笑林廣記》,與侯曜的有所寄寓又有所不同。最後一個是夏飛,但他有幾分神秘色彩,與之前三名作家是有所不同。他活躍於七、八十年代,但身份成迷,即使是出版界也不知他是誰,而幫助夏飛出版作品的出版社亦是子虛烏有;黃仲鳴稱他為「午夜作家」,因為他的書是以書報攤為主要銷售點,而書報攤在午夜便有新一天的報紙,而夏飛的作品亦於此時在書報攤出現。黃仲鳴翻查不同夏飛的著作,從文本的內在邏輯發現當中的筆法各有不同,因此估計「夏飛」很大機會是多人共用的筆名。夏飛的情色小說最大特式是「色」與「食」,把食物與色結合,但這絕非其所獨創,早在中國明清豔情小說已有,即用食物比喻女性胴體或性愛,當中以《夜夜換新巢》一書發揮得最為淋漓畫致,而這種「色」與「食」的結合亦影響著香港的通俗流行文化。夏飛的情色小說當中的情慾描寫可說是「無所顧忌」,而在內容題材上在當時來說非常大膽創新,但他寫來目的只是「純粹出版」,即以色情為題材增加銷量而已。

 

 本會於2016年舉辦的講座:「消閒與慾望──媒體興替與通俗書寫」講者與嘉賓合影 。

本會於2016年舉辦的講座:「消閒與慾望──媒體興替與通俗書寫」講者與嘉賓合影 。

通俗猥褻Vs情色文學

在開放討論時,大眾十分踴躍,有讀者問何以現在的報刊缺乏「情色小說」。主持和兩位講者皆認為是時代改變,有很多可以取代的東西出現,如到了九十年代,出現了一些文字與圖片結合的色情雜誌,大大滿足了讀者對這方面的慾望,因此報紙上的「情色小說」亦慢慢消失。而又有聽眾認為「情色文學」在香港確有其重要性,他以「過來人」的身份指出當時社會上對性教育是相對保守,基本上在學校很難學到性知識,而這些「情色文學」正好填補了這方面的不足。文壇前輩柯振中當年曾編《文學報》以色情文學為專題惹起爭議。他發言回應「情色」是人類最原始慾望之一,在文學創作上不應過於壓抑和刻意迴避,但亦不宜過於渲染,而我們應直視它。最後發言的是前輩作家盧文敏,他同是爐峰雅集成員,亦是主持鄭明仁的中學老師。他指出文學應具備藝術性,不應與「情色」混為一談,而這些「情色」通俗小說如夏飛從作品,不過是猥褻文字,不配與文學比齊。文學描寫性愛場面應具獨創性和文學技巧。對於「情色」與「猥褻」在文學中的討論,早在三十年代周作人已指出猥褻文字是「只有這一種描寫普通性交的文字⋯⋯除藝術家特別安排外,也並無這種必要」,因此猥褻文字只是挑動讀者的慾望,對於這類討論已非能在是次講座可以簡單解決。每個媒體皆有其需求,在報刊連載或互聯網上載的通俗文學主要以消閒為主,滿足大眾在真實生活上無法實現的慾望,至於用甚麼心態閱讀,是「情色」?是「猥褻」?是傳統?是媚俗?相信仍然要交給廣大的讀者定奪了。

全文收錄於本會最新文集《香港文學的六種困惑》內。

本會會員、粉絲、友好訂購可享八五折優惠。大量再折。有興趣請電郵HKlitcritics@gmail.com或marketing@commercialpress.com.hk 索取訂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