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身段】林燕妮與香港文學

林燕妮一生遊走商業和文學的世界,作品包含通俗和藝術元素。透過她的創作歷程和作品,我們明白到成功的作家,除了文字技巧工夫了得外,如何將經歷和際遇化作寫作的養份,不斷嘗試新題材,使作品充滿活力和啟發,這些或許是她的作品對香港人帶來的主要魅力。

 悼念香港作家林燕妮小姐(圖片來源:網絡)

悼念香港作家林燕妮小姐(圖片來源:網絡)

【文青身段】林燕妮與香港文學

香港著名女作家林燕妮,2018年6月1日在養和醫院因肺癌病逝,享年75歲。她除了是本地著名的廣告人外,更是著名的專欄作家、散文及小說作家,金庸曾評價她是「現代最好的散文女作家」,這評價當然至今仍具爭議,但可反映她的影響力。她曾在《明報》、《明報週刊》和《新報》等報刊撰寫專欄。1974年在王敬羲協助下,出版第一本散文集《懶洋洋的下午》,令她一炮而紅。1975年戴天等人替她出版《小屋集》,又寫作小說,由博益出版社結集出版《痴》和《盟》等,其後數十年著作不斷。

關於寫作,林燕妮有她的看法。她在2011年8月寫過一些文章,回顧自己的創作觀。她在〈我的文字路——相互擦光芒〉中說:「沒有靈感這回事的,只有靈機一觸的感想,才會提筆疾書。誰都知道我的人生經歷不尋常,不過我不會我手寫我心那麼魯莽,寫得快不等於不思量。至於寫什麼,便得看當時的情緒了。」接著又在〈我的文字路——我寫書時書寫我〉中說:「『寫作就像演戲一樣,只不過文章是用腦子演戲,一個人分飾書裡面所有的角色。』真的,每到小說寫完時,就好像跟書中所有人道別似的,依依不捨,明天又得扮演另外一些角色了。」

林燕妮一生遊走商業和文學的世界,作品包含通俗和藝術元素。透過她的創作歷程和作品,我們明白到成功的作家,除了文字技巧工夫了得外,如何將經歷和際遇化作寫作的養份,不斷嘗試新題材,使作品充滿活力和啟發,這些或許是她的作品對香港人帶來的主要魅力。


《明報》在6月6日刊出她在該報最後一篇專欄,題目是〈我又見到永恆〉,文中說:「別人看我,何等精彩,何等燦爛,我看別人,明白一切盡在流光之中,時間不由我操控,但可以憑一枝筆,留住永恆,但願大家也一樣,享受愛,享受永恆。」她以一枝筆留住永恆的遺願,相信在讀者心目中達成了。

 


#林燕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