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轉推理

文學是感性,推理是理性,表面上兩者有著吊詭的關係;不過,這些離奇的殺人案、偷竊案以至故事世界觀大多都是出乎常理,然而只有推理時呈現的邏輯是合乎常理。

 四圍讀書會:逆轉推理略影

四圍讀書會:逆轉推理略影

文/吳芷寧

「真相只有一個」這句話經常在漫畫《金田一少年事件薄》出現,得到結論固然有精密的邏輯思考,但讀者關心的只有「誰殺了誰」這個結果嗎?其實,在開始閱讀的那一刻,讀者已被邀請參與破案,與其說找出真相是滿足好奇心,倒不如說大家無意間進入了作者設計之局,被觸動了推理的本能。2018年10月28日,香港文學評論學會於銅鑼灣了了咖啡室以「逆轉推理」為題,與青年人、中小學生以至家長,攜手拆解推理小說向我們下的「挑戰書」。

 

推理小說文類的隱喻:作者與讀者比拼

策劃及主持吳廣泰認為推理小說在不同時期、年齡層都受歡迎的現象,可從作者與讀者關係的層面了解。他點出不論作者花心思巧用文字隱藏事件,抑或讀者抽絲剝繭推論案情,雙方都進入了比拼的狀態。例如島田莊司曾在《占星術殺人事件》[1]中挑釁地從角色口中表示早知兇手是誰;如果讀者最後無法像掌握相同線索的角色般破案,可說是敗給了作者所佈下的圈套。然而,作者也不是處於絕對優勢,為了公平競爭,推理文類仍有一定限制:1)敘事者不能是兇手 2)兇手必須是重要角色 3)兇手必須故事開頭出現。推理小說帶來一種與作者比拼的閱讀經驗,相信這是相較別的文類而獨有的地方,也是長期受大眾歡迎的原因。

 

 主持吳廣泰介紹島田莊司的《占星術殺人事件》

主持吳廣泰介紹島田莊司的《占星術殺人事件》

推理迷思:演繹神話?呈現真實?

推理小說普遍都以離奇的兇殺案、失竊案為背景,或加插科幻原素,在這種異於常理的設定下,理性的推理仍是真實嗎?這種討論令人聯想起日本社會派推理小說,了了店長阿四以乙一《夏天‧煙火‧我的屍體》[2]為例,指出作品雖然以屍體作敍事者引起懸念,但在推理過程中反映了現實社會的校園欺凌問題。相比起神話式推理,即以西方近年興起的超科幻世界觀為背景,阿四認為貼近社會,如宮部美幸《Level 7》[3]一類反而更深刻,因為無形的真實可以從推理中感受得到。難道誇張的設定只會令推理小說神話化嗎?主持嘗試以日本四大推理奇書之一的《腦髓地獄》[4]為例,指出作者夢野久作在上世紀三十年代便捕捉到推理需要邏輯及記憶一點,以創新的人腦科技為故事重要設定,通過大腦失靈造成記憶錯置及判斷失誤的科幻原素,使推理小說達到高峰。其實推理的真實不在於事件或世界觀設定,因為橋段只是佈局時的工具,只要鋪排到一個合乎邏輯的推理才是讀者心中暗藏的標準。

 

 了了店長阿四指推理小說能反映社會現況

了了店長阿四指推理小說能反映社會現況

解構—另類思維的推理

推理小說是一個完整的邏輯思考,但它不一定以順敘法展示,例如陳浩基《1367》[5]等都是倒敘式。從作者的角度而言,善用敘事同屬佈局的手段,例如《我的名字叫紅》[6]便以一隻狗、一棵樹等的視點敘事,每一章節留下的線索既是情節,也是讀者自行推理的空間。主持及在場參與者都認為「福爾摩斯」系列的失色處就是那報告式敘事,主角好像完全掌握案情似的,讀者基本上無法享受共同破案的過程。從讀者的角度而言,敘事令讀者有機會跳出作者套路,以自己解構出來的碎片,重新分析案情。學會編輯回想起閱讀赤川次郎小說時,總有由結局讀起的壞習慣,因為多讀幾本後大抵梳理出作者的思考模式,故有一種重構案件的衝動。敘事是文學手法、佈局手段,更是一種隱藏的思維訓練。

 

 讀書會上,不同年齡層的參加者一同投入推理世界

讀書會上,不同年齡層的參加者一同投入推理世界

後記

從今次讀書會中,主持、參加者提出了敘事視角、時空及解構等的詮釋方法,可見讀者可以逆轉推理小說家所佈之局。既然讀者預料到推理小說設下的懸念一定可以被解開,為甚麼這種文類仍大受歡迎呢?甚至在是次讀書會中有不少中、小學生因為對推理小說有濃厚興趣才跟隨家長到來傾聽。其實,大家享受的更多是閱讀過程,因為它有總是有意無意提醒了人們每天在推理中活著而不自知的情況。正如主持所說,文學是感性,推理是理性,表面上兩者有著吊詭的關係;不過,這些離奇的殺人案、偷竊案以至故事世界觀大多都是出乎常理,然而只有推理時呈現的邏輯是合乎常理。推理文類的吸引處在於「吊詭」,作者佈局中的虛實與情理之間巧妙地以邏輯串聯;如果文學講求陌生化帶來的震撼,每一個出色的推理都會令人讚嘆;作為閒暇的消遣,讀者也會投入虛擬的佈局,結合已有知識及線索嘗試破案,獲得樂趣。

 鳴謝場地贊助:了了咖啡室





作者近照+(1).jpg

作者簡介:吳芷寧,香港教育大學中國語文教育榮譽學士學生。喜歡中國文學批評及繪畫,偶爾創作漫畫。

 

[1]〔日〕島田莊司著、陳明鈺、郭清華譯:《占星術殺人事件》,台北:皇冠文化出版有限有限公司,2017年。

[2]〔日〕乙一著、王華懋譯:《夏天‧煙火‧我的屍體》,台北:獨步文化,2007年。

[3]〔日〕宮部美幸著、劉子倩譯:《Level 7》收入Works 第十六卷,海口:南海出版公司,2014年。

[4]〔日〕夢野久作著、詹慕如譯:《腦髓地獄》,台北:野人文化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

[5]陳浩基:《1367》,台北:皇冠文化出版有限有限公司,2018年。

[6][土耳其]奧罕‧帕慕克著、李佳珊譯、廖炳惠導讀:《我的名字叫紅》,台北:麥田出版,200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