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泣不孤泣

列入不雅的《APPER2人性遊戲》,相信與66頁的性虐待場面有關,該段寫來十分直接,沒有用甚麼積極修辭。雖無任何色情賣弄可言,但估計審裁員覺得可厭、惡心。然而,這殘酷變態背後,不正正深藏著人性必須直面的罪性,挑戰為善的虛偽和可怕。

 孤泣作品書影

孤泣作品書影

文/已涼

淫褻物品審裁處裁判村上春樹的《刺殺騎士團長》為第二類不雅物品前,另一部更為香港讀者廣泛傳播的小說也被列入第二類不雅物品,這部名為《APPER II人性遊戲》的小說被包膠後,出版社馬上申請覆核,然而公開聆訊後仍然維持原判。

這部不在主流文學界視野的小說,《APPER人性遊戲》系列小說虛擬所謂蘋果手機程式,人物參與遊戲後面對連串的挑戰人性的實境遊戲,過程極度殘忍血腥。作者設置極端的手段,不斷詰問人性真的可以完全善良嗎?故事中深入挑戰和挖掘人性內在的善和罪的張力。列入不雅的《APPER II人性遊戲》,相信與66頁的性虐待場面有關,該段寫來十分直接,沒有用甚麼積極修辭。雖無任何色情賣弄可言,但估計審裁員覺得可厭、惡心。然而,這殘酷變態背後,不正正深藏著人性必須直面的罪性,挑戰為善的虛偽和可怕。

孤泣以網絡小說起家,是近年冒升得最快的流行作家。在書展愛情文學主題名下所列十名愛情小說作家雖並無孤泣,媒體總把孤泣的愛情小說雙提,《蘋果日報》[1]甚至封網民仿效Middle、孤泣、鄺俊宇的寫作風格為middle體,孤泣體,鄺體。雖剛有書不能在書展公開出售,孤泣的新作《我不想做人》簽名會仍然反應熱烈,在書展大賣。在此之前,拉闊劇團藝術總監梁永能把《APPER 1人性遊戲》改編舞台劇,倒沒有惹起「淫審」風波。似乎語言的藝術性和文學價值不是他們追求的目標,實體讀者才是他們寫作的動力。孤泣並非學院派,中學畢業做過推銷員。初期在網上連載時,據他自稱,讀者留言若猜中情節,他就另闢蹊徑,結果,以情節的驚奇點索住讀者呼吸引人。即使這系列小說評為不雅,大量接觸的讀者是未成年的青少年,在不少網站見過中學生就他的著作發表書評或書介,他奪得由中學生投票選出的「十本好讀‧我最喜愛的作家」。為甚麼他的小說能如此吸引青少年?孤泣現象很大程度上反映青年讀者市場的真實存在,也反映青年讀者對嚴肅文學市場的反動,文學的審美經驗早已非他們的追求。網上有中學生撰寫《APPER 1人性遊戲》讀書報告,認為作者希望讀者反省人性,「這個世俗的耳濡目染下,『人性』開始變質,就像細菌會變種一樣,會遇強越強。弱肉強食、欺善怕惡,令人的性本善,變為醜陋。....用了幾十萬字,六本書,創作了一個看似天方夜譚、卻惹人反思的故事。」[2]看來青少年不一定不解世事的邪歪,我們以為讀者讓吸引、愉悅、娛樂為目的作品所收賣,學生卻從文本有所反思。而據媒體訪問,開始寫作投稿曾有遭30家出版社投籃的記錄,唯有轉戰網絡小說,由沒有讀者到堅持天天寫作,終於走紅。孤泣本人的作家奮鬥史,簡直也是勵志故事。

孤泣現象還包括一套出版的營銷模式和愆生工具。由紙本出版,到網絡版,再而開發google play電子版,網站瀏覽超過六百萬人次。App Store小說連載下載量亦突破過百萬,成立粉絲團辦粉絲聚會,由小說延伸歌曲、舞台、影像等,最近開辦孤泣工作室,發展書籍的周邊產品,足以反映小說即使評為不雅,也未能阻擋他的如虹的氣勢。這儼然是一門出版商業的成功行銷策略,又正恰恰是文學界最缺乏的。



已涼作者相片.JPG

作者簡介:沉迷文學,不能自拔。曾在星島日報寫專欄,偷偷換轉小說。在南半球留下了詩,從此停駐在青年心志。


[1] 《蘋果日報》港聞版,2018年7月15日

[2] 逆月:〈《APPER 1人性遊戲》讀書報告〉,網站:教育城‧創作天地,網址:https://www.hkedcity.net/eworks/zh-hant/detail?work_id=57c6cb0ad65ee1056b3c986d,更新日期:2016年8月31日